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发表谈话

 

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17日发表了谈话。谈话全文如下:

在北南关系滑向无法挽回的最恶劣局面的情况下,南朝鲜当政者终于打破了沉默。

15日,他在青瓦台首席秘书及助理会议和“6·15宣言20周年纪念活动”连续两次分别发表了冗长的视频讲话。

他借系2000年签署“6·15”共同宣言时南方当政者系过的领带,站在2018年发表板门店宣言时使用过的讲台前发表讲话时,尽量想要赋予同样的象征和意义,但其内容越听越令人觉得嫌恶之感。

总而言之,他的讲话内容纯属一派胡言。

虽说是“总统”的讲话,但民族所赋予的责任和意志、收拾当前事态的方向和对策连影子都看不到,却充斥着自我辩解、回避责任、根深蒂固的事大主义,他的讲话令人恶心。

 

颠倒黑白 花言巧语

 

当前的严重事态都由人渣的反朝传单散布妄动和南朝鲜当局的纵容做法而导致,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实。

那么,南朝鲜当政者应该通过此次讲话,必须承诺对其谢罪、反省和防止复发。

然而,讲话本末倒置,反而充斥着回避责任、自我辩解、种种骗术的花言巧语。

他选用“和平不是一天两天实现的”、“要坚持像河水弯弯曲曲流入大海一样的乐观信念”、“虽然迈步缓慢,但也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等特有的语体和表达形式尽量扮演“绅士”角色,看来好像他为推敲文章费尽了心思。但我们不得不提问,他到底知不知道导致当前事态的最基本原因。

人渣的反朝传单散布行为和南朝鲜当局的纵容做法,并不是用抽象的花言巧语可以蒙混过关的问题。

南方执意破坏北南关系的基础、起点——互相尊重和信赖,这才是问题的严重性。

人渣犯下胆敢亵渎我们最神圣、最核心的最高尊严——委员长同志,同时肆无忌惮地侮辱我们全体人民的天大的妄动。

这怎么会说成“少数人”的所为、“非常麻烦的难题”,怎么会以“沉重的心情”来对待的问题呢?

再次要提醒的是,胆敢亵渎我们尊严的代表者——委员长同志等于诋毁我国人民的精神支柱,不管他是谁,绝不手软,这就是全体人民的思想感情和我们的国风。

前不久,青瓦台正式承认散布反朝传单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行为,并称要对之予以坚决回应。这说明南方自己也非常清楚此举是罪不容诛的弥天大罪。

可是,南朝鲜当政者却没有承认做错了什么,也没有一点悔罪之意,更没有对策方案。

未对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转嫁于人,这是只有卑鄙的人才能做出的行径。

这种无耻和丑恶之意反映在代表南朝鲜的国家元首的讲话里,不能不说是令人惊讶的事。

他一边说南北关系不可叫停,一边一味地回避自己的过错,并叫嚷南北关系可能陷入不愿看到的漩涡,却没有采取像样的对策管控人渣的妄动,他的底意是显而易见的。

他是想用妖邪的话语游戏来掩盖其罪恶,躲避眼前的危机,这简直是幼稚而愚蠢的想法。

信任连根动摇,憎恨冲天,难道用几句花言巧语可以改变北南关系吗?

 

转嫁于人 无耻诡辩

 

南朝鲜当政者是应该牵引北南关系的负责任的当事人。

作为签署历史性板门店宣言和平壤共同宣言,而且在八千万同胞面前承诺共创民族命运和未来的当事人,不管北南关系好不好,坚持完全负责自己承诺的态度和立场,是理所当然的。

但剖析此次讲话,北南关系没能取得进展,其原因好像在于什么外来因素。

他埋怨说,因“政府更迭”,对朝政策失衡、因国际形势动荡不安,北南关系发展坎坷不平。这与其拐弯抹角,不如干脆说出他们为履行共同宣言所做的事压根都没有。

按他的说法讲,北南关系寸步难行的主要原因在于南朝鲜内部有问题,并且没有得到美国和国际社会的支持,这无异于过去经常挂在嘴上的“韩半岛司机论”也都感到羞愧的辩解。

他说“我也很遗憾,南北关系进展事与愿违”, 难道吐露模糊不清的期待和惋惜是所谓“国家元首”采取的态度和立场吗?

不可忽视的是,他妄称,怕我们针对当前事态指责人渣的对北传单散布和南朝鲜当局,断绝沟通,回到过去的对抗时代、希望通过沟通和合作解决问题。

应该说是句句散发无耻之意的诡辩。

对重回负责北南关系的主人姿态和立场上的我们的劝言和忠告做出装聋作哑,背信弃义,违背诺言的到底是谁呢?

这还嫌不够,连自己造成的事态责任也想转嫁于我们身上,这简直是无耻傲慢的行为。

板门店宣言第二条第一款明文规定,在军事分界线一带严禁扩音机广播和传单散布等一切敌对行为。

在不算短的两年时间里,对在自家不止一次地发生的反朝传单散布行径视而不见,这谁都清楚责任完全在于南朝鲜当局。

非常无耻的是,他们说来说去,好像自己为履行北南协议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似的。

南朝鲜当局在《板门店宣言》和《9月平壤共同宣言》中,到底有没有已履行的条款?

要是有的话,那就是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看主子的眼色行事,在国际舞台上东奔西走要这要那,而把它美化为“坚持不懈的努力”、“沟通之绳”。这是连狐狸也会羞涩的卑劣而狡猾的做法。

他也曾亲口说,就要像如履薄冰一样小心谨慎,但实际上,没有坚持推进北南能够充分实现的项目而畏缩不前,这就是南朝鲜当政者的行事处理做法。

历史的责任并不是因转嫁于人而消失或回避的。

尽量表现出承担自己应有责任的态度才是对的,但他越来越令人感到诧异。

 

卑鄙屈从之表现

 

南朝鲜当政者此次声称“北南宣言是不可动摇的坚定原则”,并扬言说虽然“条件不成熟”,也要为北南关系做出什么事。

他无聊地抛出“现在不是只靠北南双方的意志成就什么事的时候”、“就是缓慢一些,也要为获得国际社会的同意做出不懈努力”之类的事大主义老调的时刻,就无遗暴露出他永不改变的依赖事大主义本色。

尽管他是看主子的眼色行事,苟延残喘的可怜走狗,但北南关系恶化到像今天这样的破产局面的场合上,还需要把乞求之手伸向闯进自家的强盗吗?

众所周知,良好的北南协议未能迈出半步,原因在于南方自己套在自己脖子上的亲美事大绳套。

北南协议的墨迹尚未干,不敢说一声不,被迫接受主子强加要求的“韩美工作小组”,把一切北南关系问题都经白宫批准而处理,这如今造成了相应的悲惨后果。

主子让他们玩战争游戏就没命地去玩,要挟他们购买尖端武器就手忙脚乱地搜刮民脂民膏拱手交给天文学数额的血汗钱时,他们不会不知道自己的愚蠢行动会是对北南协议的粗暴违反。

但“同盟”优于北南协议,相信“同盟”之力带来和平的盲目信条,把南朝鲜引领到持续屈从和无耻的背信之路。

过去两年来,南朝鲜当局不走民族自主道路,却一直热衷于推进北南关系和朝美关系“先循环”这一异想天开的政策,连装腔作势地扬言“要扩大动弹范围”时,也附加设置了“在制裁框架内”这一前提条件。

如今,北南关系沦为美国的玩物,这完全是由南朝鲜当局执迷不悟、一意孤行的亲美事大和屈从主义所酿成的悲剧。

问题是,在深陷污水坑里垂死挣扎的这一刻,南朝鲜当政者还在出尽洋相,说死也不放外部势力裤筒。

连禽兽也不会再掉进自己掉进过的陷阱。

可他不止一次昏头昏脑、死板地照本子念,我不免担心,他外表上看起来好好儿的,可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事大主义和屈从是自取毁灭的前奏曲。

不必再跟被根深蒂固的事大主义劣性受折磨,在羞辱和自灭不归路上发足狂奔的如此卑鄙屈从的对方谈论北南关系,是我们坚定的判断。

作为搞政治的人,理想固然很重要,但是不是也得要有大胆地去做自己该做的事的气质?

说实在的,也有些人言行不一、口是心非。

每当站在讲台或摄影机、麦克风前,就像个小孩一样说出如入梦境一般的话语,装出自作聪明、颇有正义感、原则性强的样子,假扮成“和平使者”,令人恶心。这幅德行真舍不得我一个人看,所以我今天要想告诉我国人民,才开了口。

反正,现在南朝鲜当局跟我们无事可做了。

今后,南朝鲜当局能做的只有后悔和悲叹。

南朝鲜当局时时刻刻会痛感到,背信弃义将会付出何等昂贵的代价。

 

书写

홈페지봉사에 관한 문의를 하려면 여기를 눌러주십시오
Copyright © 2003 - 2020 《조선륙일오편집사》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