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 正 日

集中一切力量创作革命的文艺作品

1964年12月10日对文学艺术部门干部的讲话


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这次对朝鲜电影制片厂进行现场指导时,更多地摄制有助于革命教育、阶级教育的革命电影问题作了纲领性的讲话;你们提出的问题,也都解决了。朝鲜电影制片厂建厂后,在制片厂召开党中央政治委员会扩大会议,这是头一次;金日成同志给予你们这么多关怀,恐怕也是头一次。这对朝鲜电影制片厂来说,是一大喜庆,也是所有文艺部门工作人员的巨大光荣。

你们应该下定决心,以丰硕的创作成果来回报领袖的高度信任和深厚关怀。

过去,文学艺术部门遵循金日成同志的教导,在作品创作中取得了很大成绩。特别是金日成同志的著作《要创作符合千里马时代的文学艺术》发表后,你们创作了很多以千里马时代的现实为题材的成功之作。其中,故事片《红色花朵》、《细纱工》、《百日红》、《新一代》、《我的希望无限》、《人民教师》和歌曲《青山田野庆丰收》等,是受到金日成同志高度称赞的好作品。文学艺术部门遵循金日成同志的教导,创作了很多好作品,这是很好的事情。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自满。我们应当更多地创作能为教育人民做出积极贡献的革命文艺作品。

不久前,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作了以《关于创作革命的文学艺术》、《要摄制更多的有助于革命教育和阶级教育的革命电影》为题的纲领性讲话。金日成同志关于要大量创作革命文艺作品的教导,是在科学地分析了我国革命应向新的更高阶段发展的成熟的要求的基础上提出的最正确的方针。

最近,我国革命的内外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1962年,美帝国主义制造加勒比海危机,疯狂地企图把刚开始建设新社会的古巴扼杀在摇篮里;今年又制造了北部湾事件,把在南越进行的“特种战争”逐步升级地扩大到北越。由于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活动,世界各地笼罩着“冷战”的乌云,侵略战争的火苗不知什么时候会烧到共和国北半部来。我们党关于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并举的新方针,也是针对这种尖锐形势提出的。

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活动越来越露骨,与此同时,在部分社会主义国家传播着修正主义,这股歪风在我国人民中传播的危险也并不是没有的。

一方面美帝国主义等帝国主义妄图扼杀社会主义革命,另一方面修正主义者进行着卑鄙的背信弃义的勾当,正当这样的时候,在我国,人在换代,没有经受过革命斗争考验的新一代作为革命的主人登上了舞台。去年,我陪金日成同志到人民军某部去视察,那里的军人也在换代,排长以下的军人都是些还没有跟敌人打过仗的新一代。不少战士不知道草鞋是什么样子,什么叫佃租。对战争,他们所知道的不过是敌机的轰炸很危险。

不仅是新一代的军人是这样,学生也一样。从小学生到大学生,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不知道什么叫苦难,不大知道他们的父母过去是怎样生活的。他们对旧社会的状况,只是从书本上了解的。在过去受过苦的年纪大的人中,也出现了习惯于过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忘记血泪斑斑的往事和党的恩德,贪图安逸的现象。

在最近的形势变化中,值得注意的另一个问题,是南朝鲜人民的斗争气势非常高昂。南朝鲜人民已经通过四•一九人民起义推翻了李承晚傀儡集团,今年又举行六•三人民起义,又一次使敌人胆战心惊,今年 8 月,也展开了反对傀儡政府的群众性斗争。目前在南朝鲜,几乎每天都发生抗争,抗争者的鲜血染红了街道。解放已有 20 年了,可是南朝鲜人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连续发动过激烈的抗争。整个南朝鲜名副其实地变成了抗争的场所。

所有这些就是在最近四五年来在我国内外形势中发生的变化。

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洞察到我国的内外形势,教导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对人民加强革命教育和阶级教育,文学艺术部门要多创作些有助于革命教育和阶级教育的文艺作品。只有根据时代精神和目前形势的要求,大量创作有助于在人民群众中加强革命教育和阶级教育的文艺作品,才能用高度的革命精神和阶级意识牢固地武装他们,可靠地捍卫革命的胜利果实,把统一祖国事业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事业进行到底。

革命事业是长期的事业,不可能由一代人完成,需要一代接一代继续进行。为了完成革命事业,我们还需要走很长的路。如果为已经取得的成就冲昏头脑,不在人民群众中加强革命教育和阶级教育,过安逸松懈的生活,就不可能取得革命的胜利。只有大量创作有助于用革命精神和阶级意识武装人民群众的文艺作品,才能为共和国北半部的社会主义建设和南朝鲜革命的胜利做出积极的贡献。

现在,世界许多国家的党政人士访问过我国后,异口同声地说,要想建设社会主义,就要像朝鲜那样做。我国在社会主义建设方面,成了世界的榜样。我们党丝毫也不满足于社会主义建设中已取得的成就,准备再掀起一次开展千里马运动时那样的革命大高潮。要想一手拿枪、一手拿镰刀和锤子,在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中掀起革命大高潮,大家就要怀着顽强的斗志和信念,以革命精神进行工作。

人民群众顽强的斗志和信念,不是自然而然地产生的。只有加强思想教育工作,同时创作出大量的革命文艺作品,在群众中广泛传播,他们才能具有革命的斗志和信念。

不用革命精神和阶级意识牢固地武装人民群众,就不能很好地进行统一祖国的事业和南朝鲜革命。

统一祖国的事业,是一定要在金日成同志这一代实现的我们民族至高无上的任务。正如不久前举行的党的四届八中全会上讨论的那样,要想统一祖国,就要加强共和国北半部革命力量和南朝鲜革命力量,加强同国际革命力量的团结。其中,加强共和国北半部革命力量和南半部革命力量,是特别重要的。即使国际上支持我国的力量再大,如果朝鲜革命的主人——我们的力量不够强大,就不可能搞好南朝鲜革命,就不可能实现祖国的统一。

我们特别要在北半部人民中不懈地进行教育,使他们把积极支持和声援南朝鲜人民的斗争看作自己生死攸关的任务。北半部人民的支持和声援越有力,南朝鲜人民受到的鼓舞也越大。如果北半部人民满足于自己幸福而豪迈的生活,不去关心南朝鲜人民的斗争,那就不能继续有力地推进争取祖国统一和建设社会主义的斗争。要想用革命精神牢固地武装北半部人民,使南朝鲜的革命者和人民具有必胜的信念与斗志,就要大量创作革命的文艺作品。我们要认清时代的这一迫切要求,在革命文艺作品创作中,实现根本的变化。

“创作更多的革命文艺作品!”这就是今天我们党向文学艺术部门提出的口号。

所谓革命的文艺作品,是指用人民喜闻乐见的民族形式描写人民争取民族解放和阶级解放、建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而斗争的内容、有助于用工人阶级的革命的世界观牢固地武装人们的作品。用一句话来说,革命的文艺作品,就是能为用革命精神和阶级意识教育人民做出积极贡献的作品。

在文艺作品中,可以有描写今天我国社会主义现实的作品,可以有描写过去的阶级斗争和革命斗争的作品,也可以有描写南朝鲜现实和南朝鲜人民的革命斗争以及描写外国人民的生活和斗争的作品,但这些作品只有有助于用革命精神和阶级意识教育人民,才能成为革命的文艺作品。

目前时期,我们党迫切要求大量创作描写共和国北半部人民的革命斗争和南朝鲜人民的革命斗争的革命文艺作品。

要创作好革命的文艺作品,就要正确地选定作品的题材范围。

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在今年11月7日对文学艺术部门干部的讲话和今年12月8日在朝鲜电影制片厂举行的党中央政治委员会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明确规定了我们的文艺作品的题材范围。要遵照金日成同志的教导,社会主义建设题材的作品和革命斗争题材的作品创作比例应为5:5,以共和国北半部人民的革命斗争为题材的作品与以南朝鲜人民的革命斗争为题材的作品的创作比例应为 4:1。社会主义建设题材的作品与革命斗争题材的作品要以5:5的比例去创作,这意味着不偏重于某一个方面,而把两者都同样有力地加以推进。要克服偏重于创作社会主义现实题材的作品的现象,同时也要克服偏重于创作革命斗争题材的作品的现象。

创作革命斗争题材的作品,特别重要的是要多创作我们党的光荣革命传统题材的作品。

只有多创作革命传统题材的作品,才能使人民认清我国革命的历史根基,使他们坚定地接革命的班,在任何逆境中都能坚守革命的良心和节操,继续进行斗争。

我们党的光荣革命传统,是在工人阶级的革命斗争史上空前严峻而艰巨的抗日革命斗争的烈火中形成的。它充满着无比深刻而丰富的内容,所以在感动人和教育人方面,具有无比的感染力。

作家和艺术工作者要深入研究金日成同志光辉灿烂的抗日革命斗争历史,多创作我们党的光荣革命传统题材的作品。

在创作我们党光荣革命传统题材的作品方面,有深度地描写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组织和领导光荣的抗日革命斗争取得胜利的革命历史和革命业绩,是很重要的。离开了金日成同志的革命历史,就不能设想我们党的革命斗争历史;离开了金日成同志的革命业绩,谈不上我们党的革命传统。有深度地描写金日成同志的革命历史和革命业绩,是我们文学艺术责任最重大而最光荣的任务。

在创作我们党光荣革命传统题材的作品方面,描写忠于领袖的抗日革命战士做出的崇高榜样,也是很重要的。

抗日革命战士是共产主义革命者的典型,他们树立的崇高榜样,是用革命精神教育人民群众的好样板。作家和艺术工作者要艺术地令人感动地描写好抗日革命战士们对领袖的无限忠诚、百折不挠的斗志、火热的祖国爱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作家和艺术工作者要研究抗日革命战士的回忆录等与抗日革命斗争有关的资料,采访抗日革命战士,参观革命战迹地,体会抗日革命战士们的斗争面貌,以便生动地大量创作革命传统题材作品。

不久前,金日成同志教导说,要扩大革命传统教育的幅度。所谓扩大革命传统教育的幅度,意味着扩大革命传统教育内容的范围。也就是说,革命传统教育的内容不要局限于抗日革命斗争,而要包括解放后继承了抗日革命传统的我国人民的革命斗争。传统是世代继承并在继承过程中不断丰富和发展的。革命传统得到继承和发展,是革命运动的发展合乎规律的要求。

在抗日革命斗争时期形成的我们党的光荣革命传统,解放后在党的领导下牢牢地继承下来,并得到了丰富和发展。解放后,建设党和人民政权的斗争、实行各项民主改革的斗争、三年祖国解放战争、战后的恢复建设,都是继承了光荣革命传统的斗争,在这过程中,我们党的革命传统大大地丰富和发展了。解放后,在这一系列斗争中,涌现出了许多英雄和共产主义革命者的典型,创造出了许多动人心弦的斗争业绩和经验。这种新型的人的典型和斗争经验,可以成为更有广度地、更有真实感地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好材料。

当然,我们不能因为要扩大革命传统教育的幅度,便把过去的独立军运动或民族主义运动也引进革命传统的内容里来。

我们只承认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在抗日革命斗争时期缔造的革命传统。这是丝毫也不能让步的我国革命的要求。在贯彻金日成同志关于扩大革命传统教育幅度的指示方面,要对多描写解放后的革命斗争予以应有的关注。只有用解放后的革命斗争过程中出现的动人事迹教育新一代,才能给他们以巨大的影响。

要多创作些描写南朝鲜人民和革命者斗争的文艺作品。

作家和艺术工作者不能亲身体验南朝鲜人民和革命者的斗争,只能通过出版物间接地了解,所以生动地创作这类题材的作品,是会有困难的。可是以此为借口不积极创作描写南朝鲜人民斗争的作品,这只能看作是作家和艺术工作者没有尽到应为朝鲜革命做出贡献的本分,是对文学艺术的不诚实的态度。作家和艺术工作者是可以通过读书、通过同目睹者和体验者的接触,间接地体验生活的,所以只要有同情在抗争的街道上流血斗争的同胞的热情,就完全能够展开丰富的艺术想象,有真实感地再现他们的斗争和生活的。问题在于作家和艺术工作者怎样把南朝鲜人民的斗争作为自己生死攸关的问题来对待,把民族至高无上的任务——统一祖国看作多么迫切的问题。

作家和艺术工作者始终要以火热的同胞友爱深切注视南朝鲜人民的生活和斗争,要多创作符合他们的思想感情、能鼓舞他们斗争热情的有力的文艺作品。

要很好地创作革命的文艺作品,就要使作品充分具备作为革命斗争和生活的教科书的思想艺术风格。

并不是任何文艺作品都能成为革命的作品的。没有具备应有高度的思想艺术风格的文艺作品,就不能属于革命的作品。要创作革命文艺作品,就要在正确规定作品的题材范围的同时,深切地注意保证思想内容的革命性和深刻性,保证有高尚的、健康的思想艺术风格。特别要深切注意有深度地描写革命者的革命的世界观形成并发展的过程。

革命文艺作品的基本使命,是帮助人们树立革命的世界观。革命的世界观,是以革命的眼光观察和对待世界的见解和观点。

革命的世界观,并不是自然而然就形成的。一切事物的变化发展都有规律。同样,革命的世界观的形成与发展也有其普遍的规律。人们是在认识到旧社会的反动本质的基础上,参加推翻旧社会的革命斗争,得到革命锻炼的。

作家和艺术工作者要从哲学上有深度地描写世界观的形成和发展过程,让人们看到确立革命的世界观的光辉榜样。但也不能使革命的世界观的形成和发展过程单纯化和模式化。按各人的不同特点,世界观的形成过程各不相同。因此,既要使革命者的性格发展过程同革命的世界观的形成发展过程基本上相一致,又不要描写成一个模式,而要多样化、个性化,从而让人们通过作品深受感动地认识到革命者的一生虽然艰苦,但下定决心走上斗争道路,就能过有意义的生活,无论谁都能成为革命者。

革命斗争的经验和方法,也要有深度地描写。特别是要很好地描写金日成同志提出的有关革命斗争的战略策略,这是很重要的。

现在,在南朝鲜人民中有不少人虽然仇恨美帝国主义和傀儡集团,为民族被分裂感到痛心,但不知道该怎样斗争而没能走上斗争道路。就是走上了抗争道路的人,也没能把美帝国主义作为主要斗争对象,而往往以改善眼前的生活处境为主要目标。文学艺术作品应该成为给南朝鲜人民指明正确的斗争道路,教给他们正确的斗争方法的教科书。

也要注意反对复古主义和反动的资产阶级文艺思潮的侵蚀。

在文艺作品创作中坚持党性、工人阶级性和人民性原则,是抵制复古主义和资产阶级文艺思潮侵蚀的重要途径。党性、工人阶级性和人民性的原则,是在文艺作品创作中应坚持的根本原则。在文艺作品创作中不坚持这一原则,只要脱离一步,作品就会丧失革命性。这是历史验证的真理,而且为今天的现实——修正主义文艺思潮不可收拾的破坏性后果所确认的。不管从周围刮来什么妖风,我们都要坚持关系到工人阶级文学艺术存亡的党性、工人阶级性、人民性原则。

然而,最近在文艺部门的部分干部中出现了仍顽固坚持不符合文艺作品创作原则的旧东西的错误现象。尤其是音乐艺术部门的工作人员更是如此。有些音乐家借口复活民族音乐,而推崇过去两班贵族在饮酒作乐时唱的清唱。清唱是合乎封建统治集团的感情和趣味的音乐,用的是与人的自然的发声法相矛盾的难听的嘶哑嗓音。这种曲调不合乎我们时代青年人的感情,是不能唤起他们投入革命斗争的。然而,有些音乐家却大谈什么传统的发声法,硬说应该把嘶哑嗓音作为我们的民族旋律,民族音乐的基调。这是无可辩解的复古主义现象。

时代变了,人民的感情也要变。我们的音乐应当发展得符合跨上千里马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我们时代人的革命的思想感情。我们的音乐既要以朝鲜的东西为基础,又要符合时代的美感。为此,民族音乐就要以民歌为基础,加上革命的现代的内容。

音乐艺术部门在反对复古主义的同时,也要反对一切颓废的资产阶级艺术的侵蚀。不久前,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对文学艺术部门干部特别强调要按照新时代的要求革命地发展我们的音乐。你们要深入地研究他的教导,采取切实措施在民族形式的基础上革命地发展我们的音乐。

要积极开展革命巨作创作工作。

对人民进行革命教育和阶级教育方面,革命巨作具有巨大的影响力。

当然,战斗性的小品,也并不是对人们确立革命的世界观不发生影响的。可是,战斗性的小品在机动灵活地发动群众去解决当前问题方面会有威力,而对从根本上变革人的世界观,是有一定的局限性的。人的世界观并不是在一两天之内就顺利地变化发展的。人的世界观的变革,并不是简单的问题。只有那些全面深入地揭示革命斗争的本质,深广地描写主人公世界观发展过程的作品,才能对变革人的世界观起巨大的作用。革命巨作全面地深广地揭示革命斗争的本质、规律性和革命的世界观的形成与发展过程,所以能够对人的世界观的形成与发展给予有力的影响。

直到现在,文学艺术部门创作了不少成功之作,但可以说是革命巨作的作品,并不多。

朝鲜革命是以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广度和深度进行的。朝鲜革命历史由于它的内容宏伟丰富,具有世界历史意义,因此有许多可以写成巨作的好材料。金日成同志经常回忆的金策、崔春国、赵正哲、柳京守等革命烈士的斗争事迹也可以写成巨作,南朝鲜的四•一九人民起义和六•三人民起义也可以写成巨作。

作家要以兴奋的心情对待这些材料,大胆放手地去创作巨作。作家本应该有事业心,度量大。谨小慎微的人,是写不出巨作的。

问题是作家们要有对革命巨作的正确见解,更积极地为朝鲜革命服务的决心和火热的创作热情。

当然,写革命巨作,并不是简单的事情。并不是篇幅大,描写的生活规模大,就成为革命巨作的。革命巨作的风格,不在于规模和篇幅,而在于思想艺术的深度。

一句话,所谓革命巨作是指从思想艺术上有深度地揭示了共产主义革命运动的本质和革命的世界观的形成与发展过程的作品。没有纵深,而只图规模和篇幅大,这在本质上是巨作主义,巨作主义不过是严重的形式主义和名利思想的表现。横向扩大生活面,可能较容易,而对生活进行深入的剖析,是很不容易的。

但是,作家们不要从革命巨作创作中后退。创作革命巨作,是我们时代和革命的要求,是党迫切希望的。作家、艺术工作者要发挥一切创作智慧和热情,掀起一次创作我们党希望的革命巨作的热潮。

要多创作革命的文艺作品,作家和艺术工作者就要成为坚强的真正的革命者。

作家如果不是爱国者就不可能写出爱国的作品,如果不是革命者就不可能写出革命的作品。金日成同志说,我们的作家和艺术工作者是革命性很强的革命的作家和艺术工作者。作家和艺术工作者要不愧于这一崇高称号,用革命精神进行创作和生活。对作家、艺术工作者来说,创作活动不是一种职业,而是革命工作。创作活动不应该是为个人获得名誉和利益,而应该是为祖国和人民的神圣斗争。为此,所有作家和艺术工作者都要用革命的世界观牢牢地武装自己。作家和艺术工作者要用领袖的革命思想和我们党的思想牢牢地武装起来,具备切实站在党的立场上去对待、分析和判断一切问题的锐利的眼光和审美观。作家和艺术工作者要高度发扬无条件执行金日成同志的指示和党的政策的革命精神,彻底消除事大主义思想和贪图安逸、腐化堕落的现象。

文学艺术部门的工作人员要以即将进行的革命文艺作品创作活动为契机,为自身革命化做出积极的努力。只要做到了这一点,在文艺作品创作中就会发生革命,其承担者——作家、艺术工作者的革命化的工作也会发生变革。党已经下了战斗命令,要使所有作家和艺术工作者多创作革命的文艺作品。从现在开始的革命文艺作品创作活动,不是暂时的突击工作,而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一次长征。在这一光荣的长征中,不要出现落伍者。大家都要做好准备,尽一切努力,在豪迈的革命文艺作品创作活动中打头阵。

当前要下力量把故事片《成长的路上》摄制成毫不逊色的革命巨片。要使故事片《成长的路上》成为遵循金日成同志关于创作革命文艺作品的意图摄制的第一个成功之作。

我坚信,你们一定会深入领会党的意图,在革命文艺作品创作中取得更大的成果。


홈페지봉사에 관한 문의를 하려면 여기를 눌러주십시오
Copyright © 2003 - 2022 《조선륙일오편집사》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