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金与正发表谈话

 

 

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金与正发表谈话

 

朝中社平壤2月20日电 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金与正20日发表了谈话。谈话如下:

果然是傻瓜遇事,想什么、做什么都令人发笑,成为世人笑话。

说是对应,其实我们正以笑料看待南朝鲜傻瓜的丑态。

这样看下去,想嘲弄一下他们的念头不时涌上心来。

昨天观察了一天,“推测”、“臆测”、“随便加以分析和炒作”……简直令人可笑。

我想明确几个问题。

南朝鲜的一家军事研究所专业研究委员好像真闲着没事可干,拨弄表针算一算时间后,在媒体露面声称,从发布命令到发射用了9个小时22分钟,想方设法贬低我国导弹力量准备状态。

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有头脑,或者是喜欢小里小气地分析这个分析那个,真会拿出各种各样分析。

不知他们这样勉强地贬低并做出评价,会不会感到一点儿安慰。

我们没有公开了最高领导人发布的命令书全文。

借此机会,公开其中一部分。当天发出的发射命令书上有这样的内容:上午彻底封锁发射场周围,疏散人员和其他装备等采取安全措施后,下午判断有利适当的时间突袭发射。

为此,我军按照命令书选择最适当的时间,也就是考虑到根据天气条件的视程距离关系和出动空中侦察的七架敌侦察机全部已降落的15时30分到19时45分之间的时间,采取了重要的军事行动。

我想,不知今天或是明天,南朝鲜军方将会用总挂在嘴边的词语辩白称,事先发现北方的导弹发射迹象,动员情报资产进行了集中监视。

就当时他们的侦察机没有行动一事,准会拿出这么个理由:虽然当时侦察机不在空中,但在“韩美情报当局之间的紧密共助”下以某种特殊手段和方式进行了监视,考虑到军情报资产暴露可能性等原因,具体内容不便解释清楚。

突袭发射这个概念并不意味着从下达发射命令后到发射所用的时间。

对于安瓿化燃料,我就不能不说。

对于自己从未制作过的东西,只查阅几本科技资料后擅自妄加评估人家的技术,是不妥当、不通情理的做法。

身为科技政策研究院名誉研究委员的家伙就拿日本发表的图片重弹老调,认为弹头的再入尚未成功。

看来,他毫无常识,通过照片也看不出弹头和分离的第二级飞行体,也不知道在高角度发射时弹头与分离的第二级飞行体的距离当然会近的这一简单道理。

记得曾经有一次解释过,如果弹头再入大气层失败,就无法接收到弹落时的弹头相关信号资料。

连这种概念都不懂的糟透的新手自诩为“专家”乱放的厥词不知或许能给谁带来心里上的安慰,但实际上美国和南朝鲜面临的危机状况不会变得他们随心所欲,还对正确认识其危机状况只能会造成混乱。

我明确强调,我们已拥有了令人满意的技术和能力,现在剩下的只是致力于增加其数量。

与其为别人的技术怀疑或担心,不如为防御自己的措施煞费苦心。

我们明确看到,近期在朝鲜半岛地区美军战略打击手段的活动越来越频繁。

借此机会再次明确表态,我们正在仔细研究这对我国安全所造成的影响,一旦我们判断有可能引起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忧虑时,必将采取相应的回应措施。

把太平洋利用为我们射击场的频率取决于美军的行动性质。

再次重申,我们将让加剧局势的特等狂人付出其代价的意志是坚定不移的。

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