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金与正发表谈话

 

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金与正18日发表谈话“别做白日梦”。谈话如下:

与其真的没有要说的话或说出没用的无稽之言,倒不如闭嘴更有益于保持面子了。

我指的是尹锡悦的“八·一五祝词”。

我觉得,连民心都不理的时刻,要是尹锡悦当初不露面,事情不会恶化到这一地步。

连三岁小孩儿也都知道,此话不是我为尹锡悦说的,而是因为南方人伸长脖子想看到我方的反应,今天我说给你们几句话吧。

要是尹锡悦真的要登上讲台,到底他投入多少精力、动了多少脑筋还找不到一句收拾自己体面的话,真让人困惑不解。

这次尹锡悦一门心思鼓吹了“与共产势力作对,建立自由国家的过程”、“抗击共产侵略,坚守自由世界”之类谬论和体制对抗。

坏话在前,实在不好意思,可狗不管大的小的,还是一样狂吠,身为“总统”也没有两样。

最可恶的是,他不知分寸、不自量力,盲目念起了要是我们停止核开发活动且彻底转换为无核化进程,就会提供可以大大改善什么经济和民生的“果敢而全面的‘大胆的构想’”的荒谬绝伦。

一度自诩为什么“司机”让众人产生质疑的人消失了,现在又有一个绝不亚于他的而自作聪明的人又出现了,并且坐上了权力宝座。

继在今年5月的“就职演说”中摆出什么有意改善北南关系的构想的样子后,向美国和周边国家解释而乞求理解和支持等好像付出了许多努力,但是这次提出的“构想”简直是一派胡言。

对于所谓“总统”的人口出的一句句谎言,好像听起来南方世界真有点神奇。

除了那个尹某外,难道真的没有能选中为“总统”的第二人选吗?

“胆大的构想”?那我来用一句告诉其如何荒谬吧。

尹锡悦的所谓“胆大的构想”如同碧海桑田,与现实大相径庭,纯属愚蠢之举。

对方作出何等反应、对北南关系有所了解的人如何评估,这些都不在意,他的“勇敢”和过分的无知真令人质疑。

还是奉劝几句吧。

所谓“胆大的构想”毫无新意,只不过是10多年前李明博逆贼出台的“无核、开放、3000”的翻版,它作为同族对抗的产物被离弃而不受世人注目。

原原本本地抄写早被扔进历史垃圾桶里的对北政策当然可笑,还对此附加“胆大”这一词汇,可见,他是真正的二百五。

不知他是否认识到假设“若北方采取无核化措施”这本身就是错误的前提。

眼看着他糊里糊涂地念起南方历届前任乃至连视为老爷的美国也真拿我们没办法的“北方弃核”这种妄想,令人思之歉然;分明是人家给写错的文章,可他还分不清是非拼命地往下念,觉得他很可怜。

讨价还价也得有个适度。拿“经济合作”之类东西换来我们的国体——核,一想到这种想法是尹锡悦的白日梦、希望和构想,真使人觉得他还太天真幼稚。

上了台,需要苦干实干两三年,到时候才能稍懂一番道理。

世上有谁愿意拿自己的命运来换取硬邦邦的窝窝头呢。

对痴心妄想再赌注,也许会拿下我们的核的那帮人,我们只会抛出轻蔑的眼光。

不要拿北南问题惹是生非,闲着没事的话,还是扫好自家门前雪吧。

经济已经瘫痪、民生凋敝,随时被弹劾的危机使人不安,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有时间谈论我们的“经济”和“民生”改善呢?

仍把肮脏的垃圾不断送入我们境内,严重损害我们的安全环境的这帮恶棍叫嚷对北方居民的“粮食供应”和“医疗支援”,这只会更可怕地激发我国人民的满腔憎恨和愤怒。

今天谈论“大胆的构想”,明天就强行北侵战争演习的无耻之徒正是尹锡悦这个“伟人”。

好歹不要相互意识到对方、各自为政,这是恳切的愿望。

评论对南朝鲜当局的“对北政策”之前,我们就讨厌尹锡悦他本人。

不知他会不会现在“大胆的构想”不行,今后又拿什么华丽的构想来敲门,但明确提醒一句,我们绝不会跟你们打交道。

尹锡悦最好慎重忧虑自己党羽不时出面无知地吐出的对抗妄言将酿成何等大的威胁。

我重申,时刻也不要忘记我们的劝告:最好是干脆躲过我们,此为上策。

最后说一句可惜的话,前一天我们进行的武器试射地点是平安南道安州市的“金星桥”,而不是南朝鲜当局拙劣而快嘴地发表的温泉一带。

把“在韩美的紧密共助下跟踪监视和坚定的应对状态”一词总挂在嘴边的这帮人,为何连发射时间和地点都分不出来、为何不公开武器系统的数据,心里实在很纳闷。

当射击数据和飞行轨迹被公开时,恐怕南方会很尴尬且受惊,到时向自己国民怎么解释,这值得期待。

 

书写

홈페지봉사에 관한 문의를 하려면 여기를 눌러주십시오
Copyright © 2003 - 2022 《조선륙일오편집사》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