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体108(2019) 9月 16日

 

为抢救三个采煤工

 

1975年8月的某一天,听到了在北边的一个煤矿因意外事故三个采煤工生命危在旦夕。

病人状况极其危急:全身三度烧伤、完全休克、抢救无望……

那天晚上,把一位干部叫到跟前说:

“上和青年煤矿的采煤工的生命危在旦夕,你知道这件事吗?”

“是的,我接到了报告。”

“那你为什么没有立即向我报告?”
“我怕您担心……”

“这是什么话,你糊涂啦?采煤工的生命危在旦夕,我担心不担心这不是问题,难道还有比抢救他们更重要的事吗?”

“是我错了。”

“那你采取了什么措施?”

“给道党委打了电话,强调要采取措施。”

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过一会儿严厉地责备他说:

我向你们多次强调过,要对人热情相待。可你们还不觉醒。采煤工的生命危在旦夕,可你只给道党委和保健省打电话,叫他们采取紧急措施,这行吗?人民把我们党称呼为母亲党,并跟随我们党,你们有母亲般的心情吗?……

那位干部低下头,默不作声。

当即指示,要采取抢救他们的紧急措施,调动所有著名的医生和备用药品,连夜派飞机。

“是。”

但是,因为下倾盆大雨,民航机不能起飞。

又指示,要立即派军用飞机。

这样,军用飞机出动了。

后来他听到他们因浮肿而受苦,就忧心忡忡地说:

听说采煤工浮肿了,西瓜和啤酒对浮肿有疗效。要跟医药品一起把西瓜和啤酒送给受伤的上和青年采煤工。要在今天用直升机送去。

由于他采取的紧急措施,病人都进入了恢复期。

说,要使他们康复,就要把他们送到医疗设备齐全的大医院去集中地治疗,下指示派直升机运送他们。

 

书写
Change the CAPTCHA codeSpeak the CAPTCHA code
 

Copyright © 2003 - 2019 《Korea Ryugilo Editorial Burea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