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体108(2019) 9月 16日

 

往人民的票”

 

1989年9月7日,主席接见了意大利广播电视公司驻中国北京分局长皮奥雷。皮奥雷说,他已摄制完成长篇纪录片《朝鲜——神秘与光荣》,现在准备把金主席进行的抗日武装斗争作为题材写一部小说。他还请求主席给他讲一讲主席在早期革命活动时期深入到人民之中进行斗争的故事。

主席说,人民群众是革命的基本动力,如何唤醒和动员他们,这关系到革命的成败。说罢,他好像在追溯难忘的年代似的稍停了一会儿说,过去他搞革命活动时经常去农村,在农村不识字的文盲可多,因此他特意学会了写祭文和代笔。

主席说:“我在农村时,农民们求我写祭文,我就帮他们写。我还会代笔,所谓代笔是指替别人写文章。例如,申诉书、起诉书或向法院递交的诉讼书等。过去这类文章都有一套自己固有的文体。”

他说,既然谈起祭文,顺便给你讲一个往事。

当年,他同车光秀、桂永春等几名青年共产主义者一起到农村活动,寄宿在一户农民家里。一天,他外出工作后快到深夜12点才回来。他一进院子,只见车光秀、桂永春喜形于色地迎了过来。原来他们一直坐在廊檐下望眼欲穿地等待主席回来。

金主席惊诧地问他们,怎么还不睡觉?车光秀就开始讲起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天晚上,等车光秀他们吃完饭,农家主人就过来说:“先生,今天是我祖父的祭日,尽管家境贫寒,还是勉强凑合摆上了祭桌,劳驾,请先生为俺家写张祭文,好让俺们等到午夜时行个祭礼。”

车光秀欣然接受了农家主人的委托,但他却对祭文一窍不通。他之所以能接受这一请求,是因为深信桂永春会写祭文。不料桂永春也同他一样对祭文一窍不通。真糟糕,厨房里忙里忙外地已摆好祭桌,现在只等他们写好祭文。

桂永春埋怨车光秀,说,车光秀,你把人家的祭礼给搞砸了。

“嗨,真是啼笑皆非,谁想到就因为不会写祭文会受这种委屈。”车光秀连声叹气。正在这时金主席回来了。

主席听了事情的始末就十分豪爽地哈哈大笑,说,就让那么点鸡毛蒜皮的祭文弄得手足无措?好吧,就算我给你们打一次短工,不过你们可得好好付价啊。

这样,这个农家就拿金主席写的祭文行了祭礼。祭礼后,农家主人端着从供案上撤下来的满满一大碗米糕来到了他们的房间。

桂永春高兴得不得了,说,今天托金主席的福能美美地吃一顿米糕了。

但是车光秀沉下脸,语重心长地说:“老桂,我和你还差得远呢。如果今天不能写祭文,后果会怎么样?对投身于革命的我们来说,这绝不是可以疏忽放过的小事。让我们从今天的事情中吸取教训吧。要深入到人民中去,就得做无所不知的万事通。让我们牢记这一点吧。”

主席讲到这儿,微笑着说,当年车光秀讲得好,一个革命者要深入人民群众之中就要做万事通,见多识广,博学多才,这就是乘坐“开往人民的列车”的车票。

书写
Change the CAPTCHA codeSpeak the CAPTCHA code
 

Copyright © 2003 - 2019 《Korea Ryugilo Editorial Bureau》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