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体107(2018) 9月 21日

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回应朝美高级别会谈

朝中社平壤7月7日电 朝鲜外务省发言人7日发表谈话。谈话内容如下:

历史性首次的朝美首脑会晤和会谈举行以后,国际社会的期待和关心倾向于履行朝美峰会联合声明的朝美高级别会谈。

朝方原本期待美方本着朝美首脑会晤和会谈的精神会带来有助于构筑信任的建设性方案,还曾考虑做些相应的行动。

但美方在6日和7日举行的首次朝美高级别会谈中采取的态度和立场,简直令人遗憾。

在此次会谈中,朝方出于要诚实履行朝美首脑会晤和会谈精神和协议事项的坚定意志,提出了均衡履行联合声明的所有条款的建设性途径。

朝方建议,讨论朝美两方就实现多方面交流改善朝美关系;为在朝鲜半岛建立和平机制,首先以签署朝鲜停战协定65周年为契机发表终战宣言;为从物理上确证停止ICBM生产,作为采取无核化措施的一部分废弃大功率发动机试验场;尽快着手启动挖掘美军遗骸的事务磋商问题等,各自采取广泛的同步行动措施问题。

会谈之前,朝方首席代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受权向美方首席代表、国务卿蓬佩奥郑重转达了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亲笔信。

国务委员会委员长在信中表示期待和相信,通过新加坡首脑会晤和会谈与特朗普总统结下的良好的亲友关系和对总统的信赖之情,将在此次高级别会谈等今后的对话过程中进一步得到巩固。

但美方违背新加坡首脑会晤和会谈精神,说什么“CVID”、“申报”、“验证”云云,单方面提出了强盗的无核化要求。而对防止形势恶化和战争的关键问题——建立朝鲜半岛和平机制问题只字不提,反而七借口八借口采取推迟早被协商的终战宣言问题的立场。

至于尽快发表终战宣言的问题,它作为缓和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建立稳固的和平保障体系的第一步、在朝美之间构筑信任的首要环节、结束长达70多年持续的朝鲜半岛战争状态的历史性任务,是北南板门店宣言里明文规定的问题,也是特朗普总统在朝美首脑会谈中也表态积极的问题。

美方在会谈中咬定的问题,净是些前政府固执己见且破坏对话进程,加深不信任和战争危险的恶性肿瘤。

虽然美方在此次会谈中自卖自夸,说暂停一两个联合军演是个大让步,但其实在不废弃一支枪,依然原地保留全部兵力的情况下,只暂停一个“军演”行动,此举作为随时随意可能重启的极为可逆的措施,与朝鲜采取措施不可违逆地炸毁并废弃核试验场相比,是微不足道的问题,真使朝方为会谈结果深感忧虑,以至于朝方对美方本着朝美首脑会晤和会谈精神会带来建设性方案抱有的期待和希望是愚蠢而天真。

固守旧的方式决不能创新。若因循百战百败的陈旧方式,只会遭到又一场失败。

之所以在朝美关系历史上首次进行的新加坡峰会上,能够闪电式地达成宝贵共识,就是因为特朗普总统本人答应要通过新的方式解决朝美关系和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

要是站着业务性的专家级别立场上放弃朝美双方在首脑级别上达成的新的方式且使之回到旧方式,那么得益于朝美首脑要开创实现两国人民的利益和世界和平与安全的新的未来的决断和意志而促成的新加坡首脑会晤,将会变为毫无意义。

通过首次举行的朝美高级别会谈,朝美之间的信赖不但不更加巩固,反而使本来坚定的朝鲜无核化意志处于可能动摇的危险局面。

过去几个月里,朝鲜首先采取力所能及的善意措施,发挥最大的耐心密切注视着美方动静。

可现在看来,美国好像误读朝鲜的善意和耐心。

美国确实持有错误想法,以至于朝鲜可能有耐心地接受反映其强盗心理的要求条件。

消除朝美之间根深蒂固的不信任且建立信赖;为此不拘于惯例大胆抛弃只写屡战屡败历史的旧方式通过新的方式加以解决;高度重视构筑信任,本着同步行动原则分期逐一解决可以解决的问题,这就是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最快的捷径。

但若美方急于求成,想要把前政府曾摆弄的旧方式强加于朝鲜,那它将无助于解决问题。

如果逆朝鲜的意志而动,没有营造符合于实现无核化的客观环境,反而会扰乱刚刚起步的双边关系发展的良好气流。

若山雨欲来风满楼,能使朝美两国乃至盼望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国际社会大失所望。要是这样,彼此毕竟会探索别的选择,而且无人敢断言它是否导致悲剧结果。

朝鲜依然珍惜对特朗普总统的信赖。

美方应对允许掀起与两位首脑的意志相反的逆风,到底是否符合世界人民的志向和期待、符合本国的利益慎重考虑。

书写
Change the CAPTCHA codeSpeak the CAPTCHA code
 

Copyright © 2003 - 2018 《Korea Ryugilo Editorial Bureau》

All Rights Reserved